Affichage de 1 message (sur 1 au total)
  • Auteur
    Messages
  • #13922
    Anonyme
    Membre

    ✔伪造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高仿毕业证书Q微:185572498购买TU Muenchen假学历证书办慕尼黑工业大学留信网认证学历认证更多关于办理国外文凭学历请咨询学历顾问 Q/微185572498

    多年来,我们收集了无数的原件文凭,我们从中创建了假文凭和匹配的正式成绩单.这些来自全球的学校,大学和学院.我们每天都在新名单中加入新的大学,您所要做的就是联系我们 ,我们将检查您是否拥有所需的文凭或成绩单模板.当您收到确认文档模板可用时,可以下单定制.

    我们可以根据您的要求定制您的成绩单课程列表.我们甚至可以记录转学分!还帮您核实大学印章的签名.每个细节都包括在内.没有人能够猜到你的文件真的是假的成绩单.我们是一群印刷业人士.拥有超过20年的图形设计,印章雕刻和印刷经验,我们能够制作市场上最优质的文件.

    我们生产的东西布局,纸张质量,字体,印章 ,浮雕印章,水印,底纹.等对应的印刷材料绝对在质量上完美,并且必须是可用的.我们的10,000多名客户信任我们,因为我们的一对一经营方式.我们要求所有客户首先与我们联系,以确保我们能够提供 您需要的确切文凭或文件.保障您在下单时完全放心,而且您从未收到任何意想不到的东西.

    留学生回国后如果因为其他原因不能做教留服的认证可以考虑做留信网人才入库.留信网即全国留学生信息服务网,直接和国外学校或第三方系统联网核实真伪,国内企业入职、升职、调迁等都是可以的.

    留信网认证有什么用?留信网是留学生海外经历学籍管理平台,该平台系统收录了留学生境外的个人信息,包括学习年限、学习专业、学习科目、学习成绩、学历鉴定等内容,方便学生、家长、用人单位查询。

    留信网是全面境外高校毕业生学历证书的网上查询平台。凡是在涉外高校接受境外远程教育,境外函授教育,境外游学教育,境外教育,境外网络教育,访问学者教育,荣誉证书、以及非学历学位教育证书等,都可以在该网查询。为社会上鉴别境外高校非学历各类证书的真伪可提供权威性的公示和鉴定。增强境外高等教育毕业证书的严肃性和真实性,有助于促进海外高等教育的可持续发展。更适合留学生在回到国内就业时进行快速入职,因为其高效和等同的证明效果偏向于留学生,是归国的留学生归过就业获取证明的最优选择!

    加拿大买文凭.买加拿大文凭.美国买美国文凭.买美国文凭.买澳洲文凭.澳洲买文凭.买澳洲毕业证.加拿大买毕业证.买加拿大毕业证.买英国文凭.英国买文凭.澳洲办毕业证.美国办毕业证.办美国毕业证.办加拿大毕业证.加拿大办毕业证.办英国毕业证;英国办毕业证/美国文凭/美国毕业证/美国文凭办理/美国毕业证办理/加拿大毕业证/加拿大文凭/加拿大毕业证办理/加拿大文凭办理/英国毕业证/澳洲文凭/澳洲毕业证/澳洲毕业证公证/澳洲文凭办理/澳洲毕业证办理/办澳洲毕业证/办澳洲毕业证回国工作/办澳洲硕士毕业证/澳洲本科毕业证办理/澳洲未毕业提前找人办毕业证/澳洲文凭认证.加拿大假毕业证/加拿大假文凭/澳洲假毕业证.美国假毕业证/美国假文凭/澳洲假文凭/英国假毕业证

    QQ/微信:185572498,专业为留学生办理毕业证、成绩单、使馆留学回国人员证明、留信网认证、录取通知 书、Offer、在读证明、雅思托福成绩单、学生卡、学生证明信、驾照、等等网 上存档可查!专业面向“英国、加拿大、意大利,澳洲、新西兰、美国 ”等国的学历学位真实教育部认证、使馆认证。专业办理国外各高校的毕业证,成绩单,长期专业为留学生解决毕 业难的问题,【实体公司,值得信赖】QQ/微信: 185572498 联系人185572498主营项目:办理真实使馆公证(即留学回国人员证明,免费申请免税车,不成功不收费 !!!)办理教育部国外学历学位认证。
    国家留服网上可查、存档;快速稳妥,回国发展,考公务员,落户,进 国企,外企,创业–无忧愁)办理各国各大学文凭毕业证、成绩单(世界名校一对一专业服务,可全程**跟踪进度)提供整套申请学 校材料可以提供钢印、水印、烫金、激光防伪、凹凸版、版的毕业证、百分之百让您满意、设计,印刷,DHL快 递;(毕业证、成绩单7个工作日,真实大使馆教育部认证2个月。)【郑重声明:质量满意为止】专业办理使馆 及教育部认证100%可查存档!!!一次办理,终生有效,快速专业,诚信可靠。咨询认证顾问为您服务:★★招聘中介代理:本公司诚聘各地代理人员以及留学生,如果你有业余时间,有兴趣就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给到您的回报!Q/微信: 185572498
    真诚期待您的加盟:一朝办理,终身受益(本信息长期有效)实在办事,互惠互利,为广大海 内外学子及有需要的人士在事业上跨过这道门槛!【我们真诚的提醒广大留学生朋友】:  一. 本行业市场混乱,不要只贪图便宜,无论是真实版还是1:1复制版,都会有相应的成本在里面,我们保证一分钱 一分货!  二. 真实的使馆认证及教育部认证,公司完全按照正规的流程手续,可陪同客户一起前往北京教育部窗口递交材料!! !目前有一些同行所办理出来的认证只能在虚假网站查询1-3个月左右的时间,并不是教育部,也不可能存档。那样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任,在办理的时候一定要慎 重! 三. 随时可以监视进度,我们会让您清楚看到,你所投入的每一分钱都能够确实得到回报,
    若您认为不值得,完全可以 中止付款。四:面对网上有些不良个人中介,真实教育部认证故意虚假报价,毕业证、成绩单却报价很高,挖坑骗 留学学生做和原版差异很大的毕业证和成绩单,却不做认证,欺骗广大留学生,请多留心!办理时请电话联系,或 者视频看下对方的办公环境,办理实力,选择实体公司,以防被骗!
    ————————————————————————————————————————————————————————————————————————————————————————————————————————————————-  九、你的本质不乱,你就不会被外界安排;你不要太仰望,你就会获得宁静的心。
    />  漆黑之夜,在我的潜意识中,是种温暖柔软的东西,不知从何时起,它被我悄悄地物化了,似乎触手可感。空间是虚无的,黑夜恰好把虚无充满。在姥娘家,堂屋靠北墙的八仙桌子上搁一盏煤油灯,煤油已将耗尽,灯花如豆,黯淡的灯光难以抵挡来自外面的黑暗。外面真是黑,没有一丝的月光或星光,黑暗的夜色从容地进入屋中,有种洇染的效果,煤油灯的光被黑暗分解离析,成为飘忽不定的光线,针一样刺过去,刺入一团黑暗中,突然消失。在这样的夜里,煤油灯可真是好,它是村庄里,最活泼的心,有点伤感的调子,却不像是旷野里的呜咽的箫声,扎心扎肺,似乎是从伤感里走出来的,过来人的样子,有一种曾经沧海后的沉静。  所以,大家就聚在煤油灯下,说话的说话,纳鞋底的纳鞋底,气氛是欢快的。表姐好像天天晚上纳鞋底,先用针锥在鞋底上扎一下,再将穿了麻线的细针从中穿过,“嗤啦”一下,就拉过去了,很是爽快。表姐过一会儿,就要把针锥的尖在自己头发中划几下,大概是利用头油的润滑作用。我看着她,灯光在她身上忽闪忽闪,门是敞着的,她坐在门口,向外一侧的身子被黑暗紧紧地裹住了,使她看上去有点苍老——不,我不愿这么想——表姐还没出嫁呢。不知谁说的,说,队里记工分了。表姐放下手里的活儿,问我去不去,我说去,我们就走了。  我们没拿手电,就冲进了黑暗中,我看不清前方的任何东西,只是跟着表姐往前走,黑暗此时,像棉花一样软和,包住了我整个人似的,我伸手伸脚,都摆脱不了它的纠缠,我甚至闭上了眼睛,感觉竟然一样。当我被石头绊一下,将要摔倒的时候,表姐及时地抓住了我,说,你这孩子,吓我一跳。在惊恐中,我发现我的视觉系统已经适应了环境,看到了四周景物模糊的影,霎那间,黑暗失效了,它再也不纠缠我了,如同在浑沌中开辟了点空间,我行走自如。但是,空间感使我与村庄分开,孤立着,造成了恐惧的氛围,我再也感觉不到,黑暗带来的温存,那种呵护般的安全感。村庄的小路在夜里是有点恐怖的,静谧变得可怕,狗儿狺狺的叫声,更是雪上加霜。我们疾步如飞,路旁的碾,树,矮墙,房屋,樊篱,鬼影子似地从身边掠过,恐惧从我们的毛孔渗出。表姐突然慢下来,可能由于前面出现一个正在行走的人形的缘故。那人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停下来,转过头来问,谁呀?我心砰砰跳起来,头皮发炸,正不知如何是好,表姐发话了——我竟忘记了她的存在——她说,六叔呵,俺去队里记工分,你也去呵?表姐的声音从容和缓,客套如同白昼里乡亲间的招呼。一下子把我从黑沉沉的梦魇中解救出来,好了,一切都正常了,我和表姐,超过了六叔头里走了。  我们来到村西的一个地方,一间大房子,大开着门,没有院子。我们进了屋,屋里已坐满了人,表姐找了个长条凳,我们坐下,表姐说,这里原来是个庙。我抬头看,在庙墙的一侧上方,有个地方凹进去,大概是佛龛,现在,点了蜡烛。蜡烛的光晶亮的一点,不动,静静地俯瞰,是这庙宇残留的佛性。人已大概来齐,黑压压一片,旱烟的呛鼻气味蒸腾,在缭绕的青白烟气中,我看到二舅弓着背坐在佛龛的下面,他戴着一顶帽子,帽舌扭曲着,帽子的颜色已说不清,记得帽顶上老是有一层尘土,证明着二舅是队里犁地的好手,难得的好把式。他在那里,有种缩的趋势,佝偻着身子,向前一点一点,举着的旱烟袋,烟锅子里青烟袅袅,他吧嗒一下,烟就吸进去了,黄铜的烟锅子里就红亮一下。烟锅子给了他很好的点缀,那点黄的亮色,燃的烟草,使他看上去有了些活泼的意思,但总的看来,他与他周围的一群吸烟的中年男人,组合成了滞重的体积。从来就是这样,他们也许是队里干活的好把式,家里的顶梁柱,可他们也是村子里最沉闷的风景,他们在村道上踽踽独行,背着手,低着头,有着思想家的架式。聚在一起时,也难得有笑声,烟草是他们的好伙伴,在黑漆的匣子里,装着干成金黄色的烟草屑,他们传递着匣子,烟袋锅子在里面挖一下,再用手捻呀捻的,捻实了,再用火柴点烟,吸一口,慢慢吐出烟气,眯着眼,非常享受的样子。他们的身体看上去,我是说,从远处看过去,总体的印象是——灰拓拓的,如同秋天里下的早霜。他们吐出的烟气从他们四周弥漫开来,升到空中,缭绕着暗红的梁柱,模糊了上方墙壁上的图案。不记得是什么图案了,规则的形状,延续过去,没有终点也没有起点。颜色还有印象,是一种蓝,乡气的蓝,但有宗教的意味含在里面。村庄的宗教,也是这样,没人考察它的起始;当真实的庙宇不复存在,你也不能说宗教已消失。它始终如同漫流的水,并不需要河道的规距,它是类似于生命原生状的东西。但信仰是永恒的,规规距距的,来不得半点马虎。那是对未来的祈福,子孙绵延兴旺的依赖。虽说是村庄中的凡俗的沉迷,但也可看出那坚韧顽强的心。  我的表姐,一进门就扎进姑娘堆里。村里的姊妹们集中在前面,靠近一只八仙桌子的地方。她们说说笑笑的,有点嘈杂。小芬,小琴,二妮,三个人特别活跃,她们大概有十七岁左右,处在生长发育的突飞猛进阶段,乡村生活的艰苦,并没有影响她们身体的正常生长。在漠然的寂寥中,她们渐渐丰盈的身体,如初春的新绿,别有一种蓬勃的景象。因为处在这么个特殊的过程,她们矜持的作派没学会,还多少还带点少女的人来疯。平时,她们除了干队里的活外,还相约着去割草。早晨的阳光凉浸浸的,还有强烈的露水味儿,她们背着粪箕子向村外出发,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还有,她们一起到外地去学裁剪,坐火车,但来回从不买票,天知道,她们是如何一次次摆脱检票员的。这对于她们,无异于冒险,每次回到家,她们都要兴奋地议论几天,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此时,她们坐在一起,头凑在一处,嘀咕着什么,我偷听了几句,原来是在说村里的谁谁谁跟谁谁谁好上了,她们有些诡秘地笑,撇着嘴角,流露出鄙夷的神情,夜的暗影在她们面孔上流连。我的偷听惹脑了小芬,她勾起手指在我头上弹一下,我吓一跳,也脑了。小琴也是我的表姐,她是护着我的,就白小芬一眼,说,听听怕啥,又不是机密。带我来记工分的,是我的大表姐。她是不屑与这些毛孩子为伍的,她听也不听她们的议论,只跟身边几个媳妇聊几句后,就沉默了。她在村子里属于大龄青年了,成份不好,是她难以出嫁的主要原因。经过多次的挫折,她有些灰心,还有点自卑。她端坐在人堆里,显出了一种另类,她既不是媳妇,又脱离了妙龄待嫁女子的行列。这真是村庄里一桩难堪的事情——她给人形单影只的感觉——整个身子被罩在别人拉长的身影里,就像秋风中一朵孤零的芍药花,有了将要迅速枯萎下去的迹象。不过,也不要紧,她的好伙伴,远子的媳妇过来了,挤在我们中间坐下,搂着大表姐的肩膀,亲热地说着话,回顾着这次娘家之行的感受,一会儿就骂起了娘家的弟媳。她的温柔的眼神,此刻有了种凌厉的气势,她“啪”地拍了大腿说,我就这么说,四花,别说这是我娘家我该来,就是我娘没了,就冲我出钱给你们盖屋,我来了,你们也得四碟八碗地侍候。小心着呵,别让我打听出你待我娘不好来,要那样儿,我一准来挑你们家鳖窝。大表姐吃吃地笑,几个女人也凑进来说话,这边的热闹,影响了小芬小琴她们,她们冷冷地扭头看几眼,无奈搭不上话,竟沉静下来。其实,也不能说大表姐是孤立无援的,大队里看她忠厚老实,就时常抽她去帮忙做一些事情,比如,分地瓜过秤,或者是记记帐什么的。大表姐是非常乐意做这些事的,她快步走向场院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神情,在路上,人们热情地与她打招呼,午后的阳光,晒得场院的地滚烫,紫红皮的地瓜一堆堆地摆开,她做活的利索劲儿真正显示了出来。分地瓜,预示着到了擦地瓜,晒瓜干的时候了。家家户户响起了擦子擦地瓜的响声,飞快的,争分夺秒的,要赶在这几个晴天里把它晒干。大表姐蹲在平房顶上擦地瓜,村庄里的风有些怜惜地拂起她的头发,油黑的发束,慢慢遮住了那只玉色蝴蝶发卡。  屋子的最后面,坐了刘萍,海青她们,她们刚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所以表现是矜持的,目光淡漠,说话也是悄悄的,互相探讨的是服装的款式之类的东西,比如说,邻村小张庄的知青小王,穿了件收腰的上衣,这就要感叹一番,考虑是不是在自己原来衣服的基础上来点改进。她们的倨傲与淡漠其实只是表面的,在小细节上露出了追求更高层次生活欲念的尾巴。这里还有一层意思,在她们的前面,挨着的,是村子里的男青年,他们是这屋子里最活跃的部分,互相之间打打闹闹;这两伙人之间虽没有交流,却是互相注意着的,似乎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每个动作,都是在异性的注视之下。他们之间几乎谁也不看谁,看,也是飞快的瞥一眼,可是,他们却是对对方的情况都了如指掌,就像是长了第三只眼,抑或有了神秘的第六感觉。男青年有两个闹得很凶,甚至其中一个将另一个摁到了地上。胜利者叫癞猫,他穿着件七成新黑呢子半大衣,个子高高的,说叫癞猫,其实长得挺帅。两人打闹的缘由大概是由于后面的女青年引起,那被摁倒的人对着癞猫几乎是大声地喊了声:刘萍。癞猫就不乐意了。癞猫跟刘萍好的消息,村子里正在四处传播,而且,不仅只是他们俩,另外还有六七对。这种本村男女青年恋爱的情形,过去也有过,但从没有现在这种轰轰烈烈的状况。这种爱恋的结果,有多少成功的机率呢?大概也是微乎其微。单从村庄历来的经验看,同村人结婚,是不被提倡的,除了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之外,是不是还自觉地尊循着避免近亲结婚,物种优化的原则。村庄里的人难免谁和谁存在着亲戚关系,癞猫处的对象刘萍,两人虽然不是近亲,论起来,也有着一些身世的纠葛。刘萍的父亲是公社的副书记,后来推荐上了大学;癞猫的哥哥只是大队里一名干部,癞猫仅仅被任命为村里的拖拉机手。他们的地位发生了质的变化,继而精神追求也发生了嬗变,这种差距,一般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因此,他们的关系就不了了之了。其他几对儿,最后也不了了之,正应了那句话:一场游戏一场梦。大家都知道不成,却也不甘心,假戏真做,但还是豁不出去。  在这样的暗夜,屋内光线暧昧,这两处的男女虽不搭话,却是底下里较着劲,信息互通。青春的气流蒸腾,涌动,蠢蠢的欲望交织着,变幻着,形成一种情欲的激流。这激流有些粗鲁的乡野气,带出了显著的肉感,甚至有些狎昵了。似乎只有在这样的漆黑之夜,这种情欲的气息才愈加明显,那是万籁俱寂中的一点动,荒芜苍凉中的一丛绿,虽原始,却是有着勃然的,生命的趣味。  在突然之间,我发现,大家都安静下来,人人手中拿着一个小本子,薄薄的,是个人工分的记录。大家倏忽之间换上了肃穆的神情,屋里陡然安静下来。人们手中捧的小本子,似乎愈来愈重,一笔一划,每个数字,都代表了沉甸甸的生计。转而,大家又开始交头结耳,一片营营嗡嗡的声音,但听上去,不乱,就像一团麻,死死地纠缠在一起,堆积,沉淀,显现着一本正经的面目。有谁和记工员吵了起来,大概帐目对不起来的缘故。秩序被打乱了,吵闹声在秩序之外,显得异常突兀,两人争着吵着,你推我搡,就要动手,场面眼看着就要散了。队长走过来,威严地喝叱,骚乱马上得到平息,场面凝聚起来,秩序恢复如初。过一会,先前发生的事,就不真实了,像是梦中的一个片段,抑或是迷惘中的一个幻觉。  黑夜从外面探进头,没想到,蜡烛的灯花一闪,猛一亮,烛泪刷地流下,黑夜就又缩回了头。夜的触角,不可抵挡地渗透进来,填充了角落,制造了戏剧的背景,场景,渲染了气氛;包括每个人的身体的影子,拉在地下的,长的短的,也是夜的标记。记工分结束后,他们哄然走出去,溶入黑暗中。夜色从他们身边,村庄的上空,不动声色而毅然决然地,向天际线滚滚而去,周而复始地打开一幕幕夜的戏剧。
    38、齐心的蚂蚁吃角鹿,合心的喜鹊捉老虎。

Affichage de 1 message (sur 1 au total)

Le forum ‘Bienvenue sur le forum’ est fermé à de nouveaux sujets et réponses.